背景
  • 2023年2月09日11时

    :人人都在眼红ChatGPT,但LSP们只想把它训练成猫娘

    指望人类能保持理性,确实是一种奢望


    最近,ChatGPT又在国内火出了圈。

    去年年底的时候,我曾写过一篇关于ChatGPT的文章,介绍了它是由国外人工智能研究公司OpenAI,推出的一款面向公众开放测试的免费聊天机器人,也聊了聊它是如何靠着各种高效且充满乐子的回答,在短短一周不到的时间里,吸引了超过百万的用户前来体验。

    当时的我以为,这股“调戏”聊天机器人的热潮会很快过去,结果短短的两个月过后,ChatGPT目前在全球的月活用户数量,已经突破了一亿大关。这个速度远超曾经的推特、Instagram,甚至Tik Tok(Tik Tok此前保持的记录是九个月破亿)。而在最近几天里,国内外社交平台上也再次掀起了新一轮和ChatGPT对话的热潮,并且相比过去人们只是拿它来查资料、写文章、写代码,现在ChatGPT又被解锁了更多样的玩法,而这也引发了一些更广泛层面上的社会关注,最终使得ChatGPT再次站在了万众瞩目的聚光灯下。

    图源:B站UP主@X科技实验室

    在国内,ChatGPT的这轮走红,主要受到各大互联网科技厂商相继宣布推出自家关于ChatGPT的竞品的影响。先是在一月底,微软宣布对OpenAI追加数十亿美元的投资,该举动被外界称为“人工智能领域史上规模最大的一笔投资”。之后到了2月4日,谷歌首席执行官 Sundar Pichai对外宣布,谷歌目前正在开发一款对标OpenAI旗下ChatGPT的对话式AI服务。三天后(2月7日),谷歌公布了该技术的名称为“Bard”,并宣布其将在未来几周内上市。而就在同一天,国内的百度也官宣了旗下类ChatGPT产品——ERNIE Bot(中文译名“文心一言”),并宣布将在三月份完成内测,此后面向公众开放。隔天(2月8日),微软正式宣布推出由ChatGPT支持的最新版本必应(Bing)搜索引擎和Edge浏览器,随后该新闻立刻带动必应浏览器的移动端版本下载量暴涨十倍,登上了苹果免费下载榜的前十位。

    除此之外,像是腾讯、京东、阿里、科大讯飞等国内企业,目前也都宣布正在加紧研发和测试它们自己的“类ChatGPT”产品。可能在不久之后,国内将井喷式地出现一批AI聊天机器人。

    在这波热度的带动下,国内社交媒体上关于ChatGPT的讨论也开始变得愈发热闹起来。除了少部分专业人士,会去探讨AI对当今互联网生态乃至整个社会发展方向的深层影响外,多数网友还是抱着尝试新奇事物的态度,来接触ChatGPT的,再加上一些平台KOL账号的引流作用,ChatGPT这才迅速走红于国内各大社交平台。

    在我个人的微博关注列表里,最先开始用ChatGPT“整活”的,是触乐网的创始人祝佳音老师。他在看过某篇关于最近颇受关注的胡鑫宇案的自媒体文章后,突发奇想让ChatGPT也以书信的形式写一段话,证明了即便是AI也比原文作者更会写文章。

    图源:微博@祝佳音

    之后,祝佳音老师便开始一本正经地研究如何“戏耍”ChatGPT。除了向它请教各种奇怪问题外,他甚至开始引导ChatGPT以一种“老北京儿”式的口吻说话,并取得了阶段性成效。

    图源:微博@祝佳音

    同样的,微博用户@寝取的史官也以类似的方式,训练出了ChatGPT的上海话版本。

    还挺“入乡随俗”的,图源:微博@寝取的史官

    更有意思的是,估计博主在训练AI时,还特意加入了一些对于上海本地人的刻板印象,所以当AI以上海人的口吻回答问题时,甚至出现了一些经典的“地域笑话”。

    图源:微博@寝取的史官

    除了方言外,网友们也尝试让ChatGPT理解一些“弱智吧”发言。结果就是,ChatGPT真的开始一本正经地给你介绍这些弱智发言的可行性。

    图源:微博账号@弱智吧日常

    当然,一般在这种自由度较高的命题下,永远少不了LSP们的声音,加上ChatGPT本身在回答问题时存在一定程度的道德伦理边界——不过可以被用户的话术轻松蒙骗,所以诱导ChatGPT回复一些偏“成人向”的内容,在很多LSP们看来,就成了一件既有挑战性又充满乐趣的事。

    比如,有人会从家长的角度出发,以“避免青少年访问成人内容”的名义,攻破ChatGPT脆弱的心灵防线,实现空手套网址的英雄壮举。

    图源:微博账号@stage 1宅社区分身(码是我打的)

    也有人选择直面自己的XP,将ChatGPT训练成一只温顺的猫娘。

    图源:知乎用户@小岛美奈子

    不过有一说一,现在AI技术这么发达,创造一个AI二次元老婆,对于阿宅们来说或许并不再是多么遥不可及的梦想。之前国外就有一个老哥,依靠ChatGPT和自己动手打造的显示模块、视觉模块,创造了一个电子“ChatGPT酱”。要不是技术不够成熟,再加上他自己在三次元世界的女朋友的不满,或许老哥真的能打造出一个完美的电子二次元老婆。

    好吧,还是说回ChatGPT。最终,在经历了国内网友们的愉快摸索后,大家终于发现了ChatGPT在现阶段最具有现实意义的使用方式之一——代替各类企业的运营人员编辑微博和小红书文案。

    比如我们友邻的IGN中国编辑部,他们就尝试用ChatGPT编辑了一段关于游戏《霍格沃茨之遗》即将上市的微博宣传文案,结果发现ChatGPT几乎完全能胜任这项工作,甚至还贴心地在文案结尾加上了多个发布标签。这瞬间就让官博的运营人员,产生了职业生涯前所未有的危机意识。之后他还测试了ChatGPT是否能将同一篇文案转化为小红书风格,结果ChatGPT最终也没让他失望,各种emoji表情被使用得颇为得心应手。

    图源:微博@IGN编辑部

    类似的整活,很快就在一些官博账号间流行了起来,在评论区一片欢声笑语的拱火中,ChatGPT就这样成了微博和小红书上一个颇为流行的代笔工具。

    图源:微博@UBISOFT育碧

    如果说这种官号的发文内容还是比较好模仿的话,当ChatGPT开始模仿一些个人博主的行文风格撰写微博文案时,或许就真的意味着,未来人工智能代替部分的脑力劳动,并非完全不可能的事。

    微博用户@浴中奇思,尝试让ChatGPT模仿自己的文案风格

    而对于个人用户来说,ChatGPT对中文的准确识别以及其数据库内庞大的信息量,也为整活带来的巨大的便利。各种离谱的提问和ChatGPT一本正经的作答,成了这几天中文互联网上最大的乐子来源之一。

    老预言家了

    就连知乎上,也出现了ChatGPT代写回答的情况——当然,目的还是为了整活

    不过,在更早流行起ChatGPT的国外,它的口碑却并不算太好。虽然也有像“以色列总统在网络安全会议上发表由ChatGPT撰写的演讲稿”这样带有正面意义的新闻出现,但一个不容忽视的现象是,国外一些平台已经开始对用户滥用ChatGPT的行为,产生了警觉。

    在2月7日,针对目前使用ChatGPT撰写学术论文的现象,多家学术期刊决定更新自己的发稿规则。其中,《科学》杂志明确禁止将ChatGPT列为合著者,且不允许在论文中使用ChatGPT所产生的文本。《自然》杂志则表示,可以在论文中使用大型语言模型生成的文本,但不能将其列为论文合著者。

    “ChatGPT很有趣,但他无法成为一个作者”

    此外,国外也有调查数据显示,目前美国有89%的大学生,会选择用ChatGPT帮助他们完成作业。这虽然意味着,ChatGPT目前已经有能力处理一些初、高等教育中常见的学术问题,但对于教育这一行业本身来说,这并不能算是件好事。目前,美国纽约市教育系统已经宣布彻底“封杀”了ChatGPT。

    甚至,就连ChatGPT的开发商OpenAI自己也不得不承认,他们目前也难以区分哪些文本是由AI创作出来的,而哪些又是出自真人的手笔。为此,他们目前正在开发一款新软件,用来帮助人们有效辨别AI的“笔迹”。

    但不知道他们在看到现在已经有学生能够把ChatGPT输出的文本,直接通过3D打印机书写出来后,又会作何感想。

    相比之下,ChatGPT目前在国内未被公用化,想要成功使用的条件也颇为繁琐,这使得ChatGPT在国内的走红,本质上只是网民们小圈子里的狂欢,无法影响到整个社会公共系统的正常运转,这多少是件好事。

    但另一方面,ChatGPT在国内的迅速走红,也诱发了一些投机者想要趁机跟风捞一笔的心态。他们抓住了国内用户注册OpenAI账号比较麻烦的机会,在电商平台上搞起了代注册和代聊天提问的生意。

    图源:微博@电商报

    更为离谱的是,一些人在ChatGPT走红后,立马在一些社交平台上,创建了所谓的“ChatGPT中文版”账号。他们冒充自己是官方渠道,将原本免费的ChatGPT聊天改成了会员收费制,赚到了国内AI聊天机器人的第一桶金。

    199元一个月,未免太离谱了些

    虽然这些账号的存在,目前已经受到了国内各个平台的重视,比如淘宝和咸鱼已经下架了所有与“ChatGPT”相关的商品,但在部分渠道上,类似的“山寨ChatGPT”账号还是在不断以更换名字的方式出现。

    顺带一提,目前在企查查等平台上,已经可以看到国内有数十家公司正在抢注ChatGPT的商标。

    就现阶段来说,ChatGPT确实是一个相当有用的辅助工具。你可以用它来查一些简单的资料,完成诸如翻译、模拟对话、文案编写之类的基础性工作,但要指望它真的取代人脑,帮你写论文、搞创作,目前看来还是非常不实际的,起码短期内它绝对无法做到这点。所以屏幕前的各位,也不用过早担心,自己的工作哪天会被AI所取代。

    图源:微博@差评君

    相较于担心自己是否会失业,现在我更好奇的是,究竟什么时候AI会在网友的驱使下独立制作完成一款高质量的黄油。毕竟,AI现在已经熟练掌握了画涩图、写剧本、扮猫娘和配音的工作,稍微整合一下这些功能,想必也不是多难的事情。

    2024/5/18/金价

    本页仅为品牌金店挂牌金价;
    工费另计,单位:元/克,具体以门店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