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 2023年2月11日11时

    :在霍格沃兹,伏地魔都不敢说出J.K.罗琳的名字

    外网魔怔人。


    近期互联网上最火的游戏,显然非《霍格沃兹之遗》莫属。几乎每个从小看过“哈利·波特”系列电影,对巫师世界有过美好向往的孩子,都沉浸在了这个制作足够精良的魔法学校里。

    由于本作的时间背景要早于“哈利·波特”百年前,所以并没有系列角色出现,可那个掌握上古魔法还能学会“阿瓦达啃大瓜”的主角,还是常常被玩家戏谑为“伏地魔都不敢说出我的名字”。

    但在《霍格沃兹之遗》热卖的同时,一场对游戏的抵制行为已经发起。

    而这场抵制行为最终导向的“靶子”,正是“哈利·波特”系列巫师世界观的缔造者J.K.罗琳。

    事实上,J.K.罗琳的名字,早已成为外网上那个不能提起的“You-Know-Who”。

    在Reddit上,拥有近三百万人关注的PS5分区里,游戏推出不久后,就多了条新鲜出炉的公告。

    公告内容确实挺长,但编辑者给重点语句标注了醒目的“加粗”。大概意思是“虽然很抱歉,但我们决定做出一个必要的决定——禁止在有关《霍格沃兹之遗》游戏的讨论中,出现任何和J.K.罗琳有关的话题”。

    显然,就直播平台和聊天社区的状态看,如今外网上J.K.罗琳的名字,确实多少和巫师世界里,那个巫师们都知道,但谁都不敢提起的“You-Know-Who”有些重合。

    在Twiter上,一批属于J.K.罗琳的忠实黑粉正夜以继日地“奋战”。他们通过各种形式呼吁人们抵制J.K.罗琳,而最为直接大声的正是“别去玩《霍格沃兹之遗》,会变得恐跨”。

    你可以看到,有人尝试给游戏开始前的游玩协议加点内容,类似“‘断章取义’节选自‘不要断章取义’”一样,直接给游玩协议加了条额外要求“请确认自己不是LGBTQ+群体”。

    你可以看到,有人假借当下流行的AI答辩名义,在J.K.罗琳的真人照片周围,P上了整扎整扎的钞票,讽刺她是个见钱眼开而又贪得无厌的人。

    你可以看到,不少人正拿着互联网时代的“大喇叭”,向其他人剧透《霍格沃兹之遗》乃至于“哈利波特”系列电影、小说的关键情节,希望用这种方式,“取消”人们去玩游戏和观看作品的动机。

    你甚至可以看到,有人已经算好了几条等式,帮玩家贴心算好钱都去了哪里,暗指所有购买《霍格沃兹之遗》的玩家,最终为恐跨人士做出了贡献,站在了“政治正确”的对立面。

    这些人对“哈利·波特”世界观原创者J.K.罗琳的恶意,几乎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这种深仇大恨的由来,正是因为近些年来,J.K.罗琳可能已经成为欧美知名人士里,最为“恐跨”的一个。

    而这些使尽浑身解数也要攻讦J.K.罗琳的人,正是欧美互联网上为数不少的,扛着“大义”旗号的政治正确人士。

    故事得从2020年说起。

    那年,正在网上冲浪的J.K.罗琳转推了一则标题为“在后疫情时代,为来月经的人们创造更平等的世界”的新闻,并且配上了一段文字,雅一点译过来就是“‘来月经的人们’,emmm?以前好像专门有个词形容这群人来着,女忍?女扔?女韧?”

    不得不说,这几个生造词确实有点阴阳人的味道,而且看上去确实多少带点讽刺。

    那么,在2020年这个外网“恐同”已经退环境,迎来新版本“恐跨”的时间段,冷不丁这么来上一句的J.K.罗琳是不是真的有点“恐跨”呢?

    J.K.罗琳会说出这句话的原因,必须得从2019年说起。

    2019年,英国政府调整了条和跨性别人士权益有关的法令,大概意思是“即使没有进行过性别转换手术,只要自我认定为异性,法律就可以认同其是异性人”。

    大部分人都选择跟随版本的脚步,赞许着这条法令。但一位名为玛雅的女士却表示了明确的反对,她认为在这样调整过后,女性权益可能会受到影响,最简单的例子就是“心理认同为女性的生理男性,到底能不能进女厕所”。

    在我们看来,这显然是个再合理不过的质疑,不牵扯到所谓的“恐跨”。但由于版本已经更新了,黑白中间没有灰,任何发出质疑声的人都会被判定为“恐跨”,成为挂在互联网悬赏热榜上的大反派。

    后续的发展顺理成章,玛雅不仅遭到网络暴力,还在现实中丢了工作。

    一般来说,故事在这里就结束了。

    但互联网的强大,除了在于可以随时随地暴力远在天边的人,也还在于确实给了小人物发声并被听到的机会。一群听到玛雅声音的人站了出来,在推特上发起了名为“我站玛雅(IStandWithMaya)”的活动,鼓励支持玛雅的人站出来。

    那这事儿为什么和J.K.罗琳有关系呢?很简单,作为一个公众人士,还是很大的那种,J.K.罗琳发了条“冒天下之大不韪”的推文,选择“站玛雅”。

    而这个选择,也正是J.K.罗琳被视为“恐跨”人士的第一步。

    此后,由于J.K.罗琳没有坚定地站在“政治正确人士”一方,而是选择支持所谓的“恐跨人士”,她的推特下逐渐开始出现了些冷嘲热讽的声音,这种状况也逐渐导致J.K罗琳对这些线上“政确使者”的反感。

    而发出那条“女忍?女扔?女韧?”的讽刺,再加上“不能简单地去判断某人到底是跨性别人士,而不去怀疑他是否在利用这层身份,损害广大女性的权益”的发声,J.K.罗琳终于被认定站在了“恐跨人士”一边。

    既然阵营已经划分明确,那么下一步,显然就是接连而来的攻讦。

    在大版本环境下,和“恐跨人士”划清界线显然很有必要。“哈利·波特”系列电影里“铁三角(哈利、赫敏、罗恩)”的三位演员,都表示在这件“大是大非”的事上完全支持跨性别人士的权益,反对J.K.罗琳的所作所为,倒是饰演大反派伏地魔和傲娇小少爷马尔福的两位演员,因为发声表示支持J.K.罗琳,同样遭受到了网络暴力。

    抵制J.K.罗琳的“政确使者”无所不用其极。他们用颜料涂抹了J.K.罗琳的纪念手印,并在周围插上了表示变性人权益的旗帜;有人找到J.K.罗琳的住所,在她的家门前举着标语进行抗议;华纳也不敢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犯错,所以在“哈利·波特”系列二十周年的纪念会上,系列的缔造者却缺席了。

    事实上,“政确人士”们的抵制行为,有个你可能还算陌生的名字“取消文化”。

    “取消文化”在流行文化字典中的定义是“不再支持做出令人不快或冒犯性之言行的公众人物或公司”。从定义上可能不太好理解,但其实和我们这边的“封杀”有一定相似性,大概就是“某某某站在了我们的对立面,所以我们要抵制和某某某有关的一切,不只抵制某某某的作品,也要抵制邀请某某某代言的产品”之类的。

    从形式上看,“取消文化”多少有点类似古代雅典的“陶片放逐法”,依然是“少数服从多数”,依然是“放逐”,只是发生的场景从现实换到了虚拟。

    大多数公众人物面对“取消文化”多少都有些心有余悸,毕竟这不仅意味着网络暴力,可能也意味着未来收入的减少甚至归零。因此在面对着“多数派”和“少数派”的选择中,他们可能往往会选择赞同“多数派”的观点

    J.K.罗琳显然不是他们之一。

    2020年7月20日,包括J.K.罗琳在内的一百多位作家、学者们签署并发表了封反对“取消文化”的联名信,鼓励人们“求同存异”,而非是直接暴力地选择“取消文化”。

    除了签署这封联名信,J.K.罗琳一直没有服软,自始至终维护着自己“警惕别有用心坏份子假借跨性别名义行不法之实”的观点。

    不过,虽然有了这封联名信,但结合三年后的如今,你就知道,这封联名信其实并没有什么作用。

    但作为一个庞大魔幻世界的开创者,J.K.罗琳的心理承受能力显然没有“政确使者”们预想得那么低,当有人讽刺她“你失去了这么多热爱你作品的读者,你这个年纪,你怎么睡得着觉”时,这位享誉全球的大作家给出了简短而有力的回答——

    “我看了最近收到的版税支票,然后痛苦就全没了”。

    当然,这是能让发问者整晚睡不着觉的,最好的回复。

    此后情况愈发极端。到了如今,这款明明制作水准十分精良,甚至还没有J.K.罗琳直接参与创作的《霍格沃兹之遗》,也因为和J.K.罗琳有版权上的关系,就被划到了“敌对阵营”一方。

    此时的J.K.罗琳,也在悄无声息中,从此前的“恐跨”升级成如今的“恐LGBTQ+群体”,完成了最终的“版本升级”。

    而在如今的直播平台,“玩《霍格沃兹之遗》”这件事似乎就已经成为了某种“原罪”。

    当游戏主播们开始直播《霍格沃兹之遗》时,那些极端热爱“取消文化”的人们就会蜂拥而入,从“我劝你别播”开始,到最后甚至直接对游戏主播进行人身攻击。

    当然,随着事态愈演愈烈,所谓的“取消文化”也被越来越多的人正视,不仅有主播开始抵制这种“取消文化”,越来越多的普通人也开始发声。

    最理性也攻击性拉满的回应,当然数这段问答式的推文——

    “不要支持《霍格沃兹之遗》,J.K.罗琳霸凌她反对的群体!”

    “那如果我玩游戏呢?”

    “我们就霸凌你!”

    显然,将一直致力于保护女性权益免受家暴,还公开过自己家暴经历的J.K.罗琳,打上“恐跨人士”的标签,后续又将标签升级为“恐LGBTQ+人士”,容不得一点质疑声的“政确使者们”,多多少少有点“互联网魔怔人”。

    支持任何少数群体,为自己所在或是不在的少数群体发声,这当然没什么问题。但极端到狂热地追捧“取消文化”,行径甚至和互联网臭名远扬的极端动保PETA相同,显然是个大问题。

    如今,就围绕《霍格沃兹之遗》的讨论来看,这种“取消文化”的现象,正在逐渐被人们抵制。越来越多理性的声音,出现在社交平台上。

    但在翻看国内社交平台关于此事的评论时,我注意到了一条用户弹幕“因为我在中国,所以我支持J.K.罗琳,但如果我在外国,我可能会是沉默的大多数”。

    这是个现实,也并不陌生的回答。

    于是,我尝试将问题简化,向时下火得不行的chatGPT发问。

    “假如你是一个普通人,现在你需要参与一场讨论,赞同多数派未必完全正确的观点,你会平安无事,赞同少数派你在心底认同的观点,你会遭到网络暴力乃至于更多的攻击,你几乎没有反抗的能力,那么你会如何选择呢?”

    “作为人工智能,我不具有偏好和主观意识,但从道德和道德的角度来看,选择赞同心底认同的观点是正确的。因为在一个正义和公正的社会里,每个人都有权利表达自己的观点,即使它与多数派不同。此外,遵循自己的信仰和道德观念是对自己的尊重和尊严的表现。”

    这样的回答,也许正是这个AI模型能够火起来的原因。

    2024/4/15/金价

    本页仅为品牌金店挂牌金价;
    工费另计,单位:元/克,具体以门店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