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 2023年2月14日11时

    :层出不穷的游戏诈骗闹剧,为何能像九转大肠一样回味绵长

    现在,我们都是傻子之王了


    新年新气象,虚拟世界也毫无疑问地迎来了新的“气象”:前有九转大肠献上原汁原味美食闹剧,后有老游戏项目暴雷,被怀疑是裹了答辩的游戏诈骗。信息交互飞速的时代,最不缺的便是这样的一场场闹剧。而今天的故事主角,便是那款裹了答辩,立于舆论风口浪尖上的游戏——《浩劫前夕》(The Day Before)。

    《浩劫前夕》第一次与玩家们见面,还是在2021年的4月10日。通过游戏媒体IGN的油管频道,Fantastic工作室——《浩劫前夕》的制作组,上传了13分钟的实际宣传视频。其精美的画质、泥水四溅的土路、挣扎前行的越野车,以及嘶吼的僵尸与玩家手中的枪火,构成了一幅优秀末日僵尸游戏的绝景。

    《浩劫前夕》的名号也被无数喜爱末日求生的玩家们所熟知。

    随后,便是两个月后的正式宣布视频。Fantastic工作室向玩家们披露了大量激动人心的游戏玩法和场景元素——无缝切换的都市废墟、海量尸群和变异怪物、物资搜集、团队合作MMO以及PVP玩法,这些都是足以吸引生存类游戏玩家目光的亮点。

    而拥有这些亮点的《浩劫前夕》,自然赚足了眼球。

    然而,时间兜兜转转至近日,当Fantastic工作室于2023年2月3日放出10分钟实机视频时,玩家对游戏的赞美和支持却变成了唾骂与嫌弃。而社群对于内容的期待,也变成了诈骗控诉与指责。

    实际上,玩家和社群的舆论攻击并非空穴来风。毕竟,《浩劫前夕》的宣传套路与模式,实在是太像游戏诈骗了。

    且先让我们把目光放在最新的实机视频上。准确来说,这短短的10分钟是所有指责与质疑的引火索。

    首先,是画面与素材细节的全面降级。

    如果把21年发出的实机宣传与23年的进行对比,任何人都能注意到大量的细节问题:糊成一团的人物贴图、重复度极高的房屋素材、空荡荡且毫无生气的街道与世界,以及从头到尾只出现过15次的僵尸。确切而言,《浩劫前夕》从2021年的“新生代末世僵尸游戏之光”变成了2023年的“路边摊坊练手之作”,而这一评价绝无夸张之意。

    托《浩劫前夕》在生存游戏圈子备受瞩目的福,除了想要行走末世的玩家,不少游戏素材制作师也同样把目光投向这款游戏。其中一位名为PropHaus的工作室便注意到了Fantastic工作室这个“大客户”。

    在10分钟实际中出场的所有房屋,实际上都来源于该工作室在虚幻引擎素材商店售卖的资源包。

    PropHaus工作室发推感谢Fantastic工作室使用他们的素材包

    而在这次事件中涉及的素材包,于2021年11月18日登上虚幻4引擎的素材商店,直到2022年12月才堪堪发布虚幻5引擎的更新版。也就是说,在一款据说已经研发3年的游戏实机里,大量出现了直到2022年年末才上架更新的房屋素材,且这样的情况绝非个例。

    《浩劫前夕》10分钟实机中出现的所有车辆模型和垃圾模型,同样也被证实来自名为“车辆收集”(Vehicle Collection)与“垃圾道具”(Trash Props)的虚幻引擎素材包。而其中的“车辆收集”素材包,也同样于2022年更新虚幻5引擎版。

    发现素材包的Reddit帖子

    “垃圾道具”(Trash Props)的虚幻引擎素材商店页面

    当然,素材引用其实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即使Fantastic工作室用公开的付费素材塞满了《浩劫前夕》,但只要游戏能够满足玩家的期待,这些小问题都是可以忽视的。然而,《浩劫前夕》制作组自2021年发布了3部游戏“实机宣传”后,便持续数年没有放出过任何有价值的消息。其制作组Fantastic工作室两年来唯一的游戏类宣传活动,也是在为旗下别的游戏产品做引流。

    这样的举动,已经敲响了不少玩家的警钟。

    直到2023年2月3日,这部10分钟的“实机视频”才在玩家社群的呼唤与质疑声中出场。而对期待许久的支持者而言,这唯一的“慰藉”也极有可能是在两个月内赶工出来的。面对这般情形,玩家社群与游戏舆论圈会爆发怎样的声讨与抗议,自然也就无须多言了。

    而更让《浩劫前夕》的声誉犹如火上浇油的,还有各类抄袭指控。

    在那段饱受争议的实机视频的最开始,是一段不过数分钟的游戏内容混剪。然而,这段炫酷的混剪被玩家证实,是逐帧抄袭了《使命召唤:黑色行动冷战》(Call of Duty: Black Ops Cold War)僵尸模式的宣传视频。两者唯一的区别,便是中场出现的数秒渲染游戏恐怖氛围的片段。然而这不过数秒的“例外”,也同样是复制粘贴了《最后生还者》(The Last of Us)的宣传视频。

    《最后生还者》(上)与《浩劫前夕》(下)片段对比

    实际上,不少游戏从业者也现身说法,认为该项目2021年发布的数款“实机宣传视频”,也同样真实性存疑。不少视频里看似恢宏的地图场景,实际上可以通过廉价贴图和光影布置来实现。当然,这些后续的“打假”视频有多少能拿出铁证,又有多少只是单纯蹭热度的,已经无法轻易辨认。但可以确定的是,自此之后,《浩劫前夕》和Fantastic工作室的舆论生命已然走向坟墓。

    虽然玩家对于此次事件的助力,也仅限于舆论上的声讨,但至少他们没有损失一分钱。相较于《浩劫前夕》的那些前辈们,区区宣传欺诈,显然不值一提。

    这里就要提及游戏诈骗界的重磅巨星们——或者说,伫立于舆论界骗子榜首的人物——《埃里瑞亚编年史》(Chronicles of Elyria)。

    如果说,诈骗游戏都是答辩,那《埃里瑞亚编年史》绝对是答辩中最令人作呕,也最阴魂不散的那一类。这款游戏臭名昭著到所有了解过它的人,都患上了“埃里瑞亚PTSD”。而对诈骗游戏而言,被评价为“很像《埃里瑞亚编年史》”绝对是最高的称赞——就像是荣获了诈骗界的“TGA年度游戏”。

    《浩劫前夕》就曾荣获诈骗界的“TGA年度游戏”奖项

    《埃里瑞亚编年史》诞生于2016年的Kickstarter众筹网站。那个时代的Kickstarter,已经有了些许诈骗游戏孵化场的意味。而故事的主角——Soulbound工作室,便于2016年5月4日登场。

    就像是《浩劫前夕》的Fantastic工作室一样,Soulbound工作室也为玩家们展现了宏伟的前景。不过和仅仅许诺画质与常规玩法的末日僵尸MMO相比,《埃里瑞亚编年史》场景更宏大、玩法更复杂也更丰富,同时也许诺了更多的内容。

    想象一个中世纪的奇幻世界,每一个重要的角色和职位都有玩家来扮演,所有剧情主线将会有所有玩家共同谱写。如果你想成为国王,那么你就要获取其他玩家的认可与支持;如果你想成为铁匠,埃里瑞亚的世界里有着上万种锻造配方和自定义铸造系统;如果你喜欢种地,Soulbound工作室会为你提供无数杂交可能;哪怕你只想打猎或者钓鱼,埃里瑞亚也有着无数动物和未知等待你的探索。

    最重要的是,玩家的人物也会老去、会生病,会死亡。而每一次死亡则意味着一次新生,新的角色将会继承你的家族的血脉,或者创造全新的人物再度谱写自己的征程。

    准确来说,所有MMORPG游戏玩家敢想的与不敢想的,《埃里瑞亚编年史》都有。

    《埃里瑞亚编年史》的世界地图,以及瓜分它的国王们(全是玩家)

    这样愿景宏大,甚至可以称得上空前绝后的MMORPG游戏,只要18个月便可以完成制作。其背后的Soulbound工作室已经做好了内部测试版,现在只需要一点小小的金钱支援——90万美元,你便能够玩到这款绝无仅有的、独一无二的游戏。如果你捐赠得够多,甚至可以直接成为公侯伯爵,甚至是国王。

    你会心动吗?

    只要1万美元,你便可以成为王!

    毫无疑问,我心动了。而很多人,也心动了。

    《埃里瑞亚编年史》在Kickstarter上的募捐时长不过30天,Soulbound工作室也迅速从原本的默默无闻一路挺进至名声大噪。截至2016年6月4日活动结束,《埃里瑞亚编年史》狂揽136万美元。而闻讯赶来的支持者却越来越多,Soulbound工作室“不得不”在自家的游戏网站上继续募捐进程,同时出售一些高达1万美元的限购“国王/女王包”和7千美元的“公爵包”。

    《埃里瑞亚编年史》的诈骗金额最终凝固在800万美元——算上Kickstarter的136万美元与本站的700多万美元。

    在诈骗事态败露之后,因法律诉讼原因,实际募集金额被隐藏,这是仅存的早期证据

    而《埃里瑞亚编年史》的宣传道路,则几乎和《浩劫前夕》一模一样。

    在项目募集资金的早期,Soulbound工作室便不断放出各种游戏内的“实机画面”。这些画面有竞技场内的骑枪比武,也有屋顶上的跑酷。或许是考虑到休闲探索玩家的口味,Soulbound工作室还放出了不少迷宫、洞穴探险一类的玩法演示。

    不得不说,通过精美“实机演示”来拉拢玩家注意,确实是游戏工作室获取受众的不二法门。自2016年项目发起之后,直至2021年Soulbound工作室宣布停止开发,短短数年时间,上万名受害者被《埃里瑞亚编年史》的前景所吸引,其中不乏捐赠了上千,甚至上万元的“国王”与“公爵”们。

    而整个项目的幕后主使,Soulbound工作室,或者说CEO以及项目发起者——杰罗米·沃尔什(Jeromy Walsh),在卷走800万美元后,依旧未能得到法律的严惩。虽然玩家社区齐心协力搜集证据,在2021年4月将杰罗米告上加州法庭。但在长达一年的法律交锋后,玩家社群以败诉告终。法官只是强制解散了Soulbound工作室,并对杰罗米处以5万美元的罚款。

    这区区5万美元与800万美元的赃款相比,实在是不值一提。

    大意:《埃里瑞亚编年史》在胜诉后,将进入“英雄章节”

    而这种“玩家赔了夫人又折兵”式的“众筹”项目,依旧生生不息。

    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也很简单,因为几乎所有的诈骗游戏,都天生立于不败之地。玩家对那些游戏的“捐赠”——无论是金钱、时间还是其他价值资本,在道德上固然占理,但在法理上却不具备反悔的资本。游戏工作室随时可以用“捐赠”作为借口,拒绝为支持者退款。然而可悲的是,面对这些问题,玩家除了舆论上的声讨外,似乎根本做不了什么。即使是在众筹项目无比火热的欧美地区,也难以通过法律手段来保证利益——《埃里瑞亚编年史》与Soulbound工作室的胜诉,便是最好的例子。

    或许解决这个问题的唯一办法,便是从一开始就不抱有任何期待与幻想。

    《浩劫前夕》的宣传布局,也基本照抄的《最后生还者》

    其实这么看来,《浩劫前夕》的支持者们还不算太亏。毕竟,Fantastic工作室并没有骗取玩家的钱财。他们既没有大肆售卖周边,也没有用众筹等常见方式敛财。而《浩劫前夕》的游戏本体,也只是在Steam短暂上架。玩家除了将游戏加入愿望单,也没有任何形式上的损失。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算是难得的好消息了,期待这款游戏的玩家们只是白高兴了一场。

    但坏消息也是如此:那些期待好游戏面世的玩家们,白高兴了一场。

    A: 发生什么事了?B:我花了1万美元做国王!A: 喏,你的国王——傻瓜之王

    2024/4/15/金价

    本页仅为品牌金店挂牌金价;
    工费另计,单位:元/克,具体以门店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