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 2023年2月10日11时

    :从公园大爷到抽象大师,为什么他们都爱下棋?


    如果听到两个这样的关键词——老人、下棋,你会想到什么?


    相信任何一个有点生活阅历的人,脑子里第一时间蹦出的,必定都是公园里下棋大爷们的形象。


    不过,就像手机支付慢慢取代了现金结账,网购逐渐代替了逛街一样,下棋老人们的形象在如今这个时代,也变得“赛博”了起来。


    大年初一晚上,在央视一套一则关于“95后小伙开办‘新潮’养老院”的晚间新闻中,在配备了电竞椅、氛围灯和高配电脑的电竞室里,几位老人齐刷刷“开黑”玩云顶之弈的片段引起了各路网友们的兴趣。



    在这则新闻中,似乎养老院里的电竞氛围,比年轻玩家们自己的游戏环境还要浓厚。所以有网友调侃:云顶之弈也是棋,老人们只是换了个方式下棋罢了。


    1


    其实考古学早已告诉我们,人类下棋的历史,无论在东方还是西方文明的范畴内,都达到了数千年之久。下棋,似乎早已刻进了人类DNA里,成为蓝星璀璨文明的一部分。


    可人类到底为什么喜欢下棋?赛博时代的人类为什么依旧还要变着花样地下棋?



    人类文明演化至今,已经诞生了无数种不同的弈棋形式,但从本质上说,它们的内核都是人与人之间最纯粹的智力博弈。人类对于下棋这项智力运动的最初兴趣,也是源于彼此之间的头脑对抗。


    就像动物们闲暇时会用爪子、牙齿相互打闹嬉戏,既能娱乐自我又能锻炼自己使用这些利器的能力一样,作为人类最强大武器的大脑,也能够通过下棋这种娱乐方式得到磨练。


    远古时期,人类在狩猎之余,会用兽骨、石头一类方便获取的材料作为棋子,以洞穴里的岩石作为棋盘,在经过一定设计的规则下进行对弈。而古埃及时期流行的棋类游戏“塞尼特”(Senet),其实已经和现代人下棋的方式十分相近。



    某种程度上可以说,在棋盘上进行较量,也是人类得到充分进化后区别于动物的标志——人类的对抗不再仅限于体能,而是可以抛开个体之间的肉身差异,仅以头脑来决胜负。也因此有人认为,棋的历史,可能与人类文明的历史等长。


    这样一想,是不是瞬间觉得自己花在云顶里的每一分钟都变得有意义了许多?(棋佬们是懂得给自己上价值的)


    1


    除了喜欢头脑对抗、智慧博弈,人类喜欢下棋,也可能是因为对某种身份的追求和认同。从古埃及到古代中国,下棋都曾经一度是贵族阶层用以彰显身份地位的娱乐方式。



    画上正在玩“塞尼特”的人,是古埃及法老拉美西斯二世的王后奈菲尔塔利,生活在距今三千多年的古埃及第十九王朝。某种程度上当然可以说,这也是一位喜欢下棋的“老人”——比所有公园里的老大爷们都要老。


    在中国,棋与琴、书、画并列为“四艺”,在生产力并不发达的时代,同样也只能是贵族的玩物。毕竟只有衣食无忧者,才可能有足够的闲暇来钻研棋艺。


    而当人类解决了大部分人的基本物质需求之后,这些曾经的贵族玩物也开始飞入寻常百姓家,普通家庭也能诞生天才棋手(也可能是抽象主播)。



    不过,尽管东西方文明对于下棋的钟爱都有着几千年的历史,但一定要论个高下的话,素来注重谋略的中国人或多或少还是有些种族天赋的。比如中国也诞生了不少国际象棋特级大师,但在围棋圈子里,goratings排名前五百难觅一个西方选手——哪怕算上亚裔,欧美选手也只能摸到五六百名的门槛。


    如果你觉得这是因为欧美人不怎么接触围棋的话,那就看看东西方在同一起跑线上起步的云顶之弈好了——中国赛区已经连续夺得S5“光明与黑暗”、S6“双城之战”、S7“巨龙之境”三个赛季的世界赛冠军,甚至其中两次还实现了对冠亚军的包揽。在同时起步、完全公平的较量下,中国赛区已经完全统治了云顶之弈赛事。




    也许,棋盘上的尔虞我诈,虚虚实实,真的是已经刻进了文明的DNA里,中国选手在云顶之弈赛事里的表现大概也只能算是小露一手了。


    3


    人类已经发明了无数种不同的棋,以至于在生活里想要寻找和自己喜欢同一种棋的知己或许并不算太容易,但在网上,想找一个有着相同爱好的主播却十分简单——特别是对于云顶玩家来说更是如此。


    打开各种直播平台,忽略掉大数据推送给你的各种小姐姐/小哥哥,那剩下的一定就是和你一样喜欢玩云顶的棋佬了。


    甚至,你还能在里边找到职业围棋棋手。



    和那些接了商务才会直播特定游戏的主播不同,围棋八冠王柯洁喜欢玩云顶基本上已经是个人尽皆知的事情。不过柯洁玩起云顶来就不那么得心应手了,毕竟是8个人的混沌博弈,哪怕柯洁再怎么算无遗策、下出妙手,也架不住对面的灵风吹他一手。


    继柯洁之后,另一位围棋职业九段连笑也开始喜欢上了云顶之弈。如今,由柯洁、连笑、战鹰组成的“299围棋工作室”就差新晋抽象女王战鹰没有开始尝试云顶了——可能是因为战鹰还没有得到高人指点,告诉她这可能是她想靠下棋赢过柯洁的唯一办法。



    4


    其实,不管是围棋职业棋手,还是养老院里的老人,他们玩云顶这件事本身并没有必要作过多的解读。


    时代的发展让人类的娱乐方式变得空前多元化,作为以数字为载体的一种弈棋游戏,如果一定要说云顶有什么特质,能够吸引那些过去并不太接触电竞或者数字游戏的“圈外人”的话,那么无非是低门槛易上手、多人博弈变幻莫测、策略套路丰富多样这几样。


    至于被吸引来的,是耄耋之年的老人,还是正值盛年的年轻人,是白天在公园遛弯的大爷,还是刚刚挤上地铁的社畜,抑或是坐拥百万粉丝的抽象大师,这些身份的差异并不重要。



    真正重要的是,我们从养老院的老人玩起了云顶之弈,从围棋棋手们纷纷“入坑”这些现象应该看到的,是数字时代人们对于游戏、电竞这些新兴事物的宽容度正在不断提高,而游戏和电竞在社会生活中能够发挥的正面积极作用也正在被不断发掘。


    至于央视报道里出现了养老院老人玩云顶之弈这件事本身,也并不只关乎于云顶之弈或英雄联盟,而是一件足以在这个寒冬里,让每个游戏和电竞爱好者都为之振奋的事——无论你是不是云顶“棋佬”,只要游戏和电竞已经成为了你休闲娱乐生活的一部分,那么,主流舆论对游戏、电竞理解程度每加深一分,我们距离未来每个人都能在养老院里实现游戏自由、电竞自由就更近了一分。



    也许终有一天,当我们用着全套VR甚至是脑机接口设备玩着游戏的时候,身边也会有子孙儿女好奇地问:“爷爷/奶奶,你为什么喜欢这个啊?”


    到那时,你就可以给孩子们讲述自己当年一血极限翻盘的故事了……



    2024/4/15/金价

    本页仅为品牌金店挂牌金价;
    工费另计,单位:元/克,具体以门店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