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 2023年2月11日11时

    :派对游戏的出路,会是“999合1”主题乐园吗?


    UGC内容和社媒平台能成为派对游戏的助力吗?


    对偏向重度游戏和主机游戏的玩家来说,《蛋仔派对》可能是一个上线大半年来从未出现在过他们视野中的名字。直到春节期间,它突然在各大移动游戏榜单上异军突起,以绝对的黑马姿态,开始与《王者荣耀》《原神》等各大传统“幻神”角力。



    从发布时间上讲,这款《蛋仔派对》上线于去年5月,如今的热度,自然不是什么大厂新游常见的开门红。


    Q版小人、综艺式避障玩法,主机游戏看到它的第一印象,大概是“致敬”Steam曾经的爆火游戏《糖豆人:终极淘汰赛》。《蛋仔》的玩法曾在游戏上线之初闹出不小的舆论风波,无论是角色的形象,还是游戏本体的内容设计,两相对比下,《蛋仔》似乎处处都有《糖豆人》的影子。



    不过时至今日,游戏的爆红,各个社交媒体上呈现出的效果,似乎又和人们印象中的“糖豆人式游戏”相差甚远——团建,交友,“在这里你甚至可以玩XXX”,无数人在游戏中做着各种奇怪举动,收获一些看似非必要的快乐。


    在尝试探索后,我逐渐意识到,在会被很多重度玩家忽略的角落,人们的兴趣或许正在被隐藏在这里的“999合一”的主题乐园所吸引。


    1


    《蛋仔》的社交媒体数据异常出众,小红书笔记百万篇,短视频网站话题点击量高达百亿。而进入其中不难发现,其中最显著,点击量高的内容,几乎都来自各种玩家在游戏中的自创内容。



    这属于《蛋仔派对》游戏中其中一部分。游戏玩法主要由两个部分组成——“开始派对”由官方主导,可以进行排位和休闲玩法,正如人们看到的那样,《蛋仔》玩法与《糖豆人》相似,以不同地图闯关吃鸡为主。



    由于深知《糖豆人》热度急剧缩水的原因,《蛋仔派对》的游戏设计相比之要丰富不少,关卡设计更复杂,多增加了不少道具,增加了玩家的可能性,并尽可能抹平水平差距。



    而无论地图有多么丰富,玩家只有四个主要技能,分别为跳、扑、滚,以及举(可以举起其他蛋仔)。所有设计一定程度上降低了门槛。外加更新内容的频率更高,《蛋仔》在糖豆人当初未能设想的服务型游戏道路上要更加顺畅。


    道具包含了加速鞋、炸弹、咸鱼棒以及某些时候十分关键的传送门


    不过《糖豆人》的疲态还是重现在了《蛋仔》身上。在5月游戏发布短暂的霸榜后,迎来了一波相对低潮的时期,随后陆续起起伏伏。可见对于广大玩家来说,即便没有各种挂哥的侵扰,这种闯关游戏的吸引力依然很容易透支。不过在这样一段颇为漫长的时间里,《蛋仔》在另一个玩法中酝酿起之后的爆发。


    去年,一位ID为“啡色小熊”的游戏玩家利用游戏中提供给玩家的地图编辑器,制作了一些令人惊叹的图。其中“沙漠之心”和“啡色小熊的降魔谷”中,作者仅利用简单的几何模型,结合用于关卡设计的工具功能,在原本极少的对抗机制中,制造了颇具压迫感的BOSS战。且每一场BOSS战中,攻击会分为不同阶段,游戏过程中还会解锁成就。



    按照游戏机制,每张图发布到乐园后,会接受玩家的品评,玩家可以根据喜好给地图点赞。之后地图的介绍卡上会显示游玩人数、点赞数以及通关率。


    其中在某些方面出众的地图很快出现在各种蛋仔博主的账号上宣传,以这种方式相互快速传播并提高地图的关注度。如今啡色小熊的大部分图都有数百万游玩人次,上万点赞,其中“心灵废墟”点赞就高达47万。



    显然如此气势非凡,工程浩大的图并非个例,啡色小熊的相当一部分作品已经脱离了原本“闯关”这个游戏原定目标。


    由于对关卡设计有着相当深度的研究,《蛋仔》官方找其合作,目前已经推出了多个游戏关卡设计技巧教学视频,意在帮助其他地图创作者们拓宽思路。


    啡色小熊自然不是唯一一个试图在《蛋仔》中做游戏的创作者。在社交媒体上,最吸引蛋仔玩家瞩目的地图,往往都非比寻常,你常常能看到“在《蛋仔派对》中玩XX”这样的标题,而事实如题,《蛋仔》里也确实有着这些魔改版本。


    因此一些微信小游戏如《跳一跳》《羊了个羊》很容易在其中还原。



    又或者地铁跑酷,玩家除了跑得不如原版主角快之外,疾驰的火车,加速的道具,甚至身后穷追不舍的保安与狗,也甚是相似。



    同为网易旗下,官方直接同步了网易云音乐,这大大增加了创作者们的氛围塑造能力,也让制作音游成为了可能。



    从跳伞变成了直接着陆,靠道具火箭筒淘汰队友的蛋仔吃鸡,用组件拼接出的形象怪诞的僵尸,在蛋仔中上演氛围不太行的《生化危机》《釜山行》。


    在乐园世界中《蛋仔》一改《糖豆人》式陌生人互坑的交际关系,提倡互惠互助,以《光遇》式日抛型社交为主, 这一点蛋仔版僵尸们面前体现得淋漓尽致——以类似于僵尸恐怖题材的速通图中,多人模式下玩家们可以相互帮助解谜,倒也有点末世大逃亡的体验感。



    不少作者会特意设置小黑屋,即部分玩家出局后进入该房间,由仍在游戏中的玩家从外打开房间才能将其放出来——以各个社交平台鼓励的社区风气来讲,大部分情况下玩家们乐意帮助其他玩家过关。


    队友靠谱甚至可以躺赢


    倒也可以作为对手进行不那么真刀真枪的对抗——在这里玩蛋仔版《王者荣耀》《绝地求生》。毕竟在足够的自由度下,一切皆有可能。


    一个所谓蛋仔版绝地求生的飞机


    而比起以上,还原《双人成行》跳房子关卡的地图,则激发了一些创作者的灵感。这张地图几乎在机关和交互上完全还原了原版。复原机关虽然不简单,但原作的关卡创作思路显然更宝贵。



    事实上乐园中有大量双人游玩的解谜性质地图,作者们在探索交互上都下足了功夫,几张优秀的双人解谜地图已经具备了拯救线下主机店的基本水平。这足以引发人们对未来创作方向的遐想。


    所谓“在《蛋仔派对》中你能玩到任何游戏”并不算空穴来风,这一点在众多经典UGC游戏——比如MC里——都有呈现,只不过如今的创造门槛,显然要低到更低。


    3


    老实说《蛋仔》的美术算不上出众,很多时候官方审美也常令玩家一言难尽。



    但如今夸张的流水数据背后,女性受众明显占据主导地位。因此“玩”不只是该游戏的核心,创意在这里占据着重要的地位。


    画风不讨喜这件事本身其实并不难解决,最后呈现的结果只要交给玩家去发挥,通常会有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结果——在自制地图中,各种美术主题地图不胜枚举,且翻新率异常高。



    当代玩家们的审美当然不会停留于单纯的甜美或清新,大众更寻求一种新奇的表达方式,更少见但吸引人的独特视角。比如最近一张名为《覆》的人气地图,是作者观《三体》有感,以自己脑海中的浮现画面为灵感制作的,颇具意识流氛围感。如今已成为“网红打卡热门”,有近75万玩家前来打卡,点赞接近10万。



    而随着地图编辑器的更新,现在创作者们已经不满足于捏一张地图这么简单:地图组件可以用于关卡设置,可以辅以文字解说,可以用来解谜,所以一张图完全可以涵盖一整个故事。再加上网易云音乐同步,配乐的问题也解决了。


    恐怖图《积怨》中,作者借地图引入恐怖电影中常见的不同维度空间概念,在仅有的逼仄空间内使劲浑身解数让造型抽象的伽椰子有了压迫感。而剧情图《蓝星守护者》中,以外星基地为故事背景,游戏多场景叙事,有大型BOSS战,双结局,可以算是创造的集大成者。



    可是乐园中有茫茫多的图,创作者们亟需自己的图被玩家们看到,这一方面来自官方在游戏中的少得可怜的推荐,另一方面就需要依赖社交媒体。


    很多创作者都会自行在短视频账号上宣传,或是作者之间互相宣传,再或者寻找蛋仔KOL帮忙引流,这种宣传方式在不知不觉间为社媒平台传播积蓄着力量。


    不过创作者们能收获的自然不仅仅是赞许。比如一张名为《万物生长》的速通图,由于关卡设计过长且过于苛刻,导致作者的社交账号一度遭到部分玩家的“爆破”,作者在骂声中下架了该地图。


    其实按照要求,创作者必须在上传自制图前自己将游戏玩通关,否则无法上传至游戏供大家游玩。显然玩家间无法抹平水平的差距是不可忽视的,但比起这个,某些鸡贼的创作者就更让人头疼了。他们不介意将游戏设计得毫无人性,然后在某个隐秘位置偷藏一个直达终点的传送门,以此骗过地图审核机制。


    或许是为了尽量避免这样的情况,官方特意明目张胆地增加了一个名为“老六地图”的分类。此类地图终极目标为考验玩家血压,你眼前的每一个看似寻常的关卡都可能让你重回初生点,讲究一个出其不意搞你心态。老六地图作者们显然没有《万物生长》作者那种担忧,毕竟这种地图都不能让玩家想对自己口吐芬芳,可谓是老六图的一种失败。


    玩家普遍对这种图倒没了脾气


    在这样循环下,《蛋仔派对》乐园逐渐成型,形成了较为健康的引流模式——它同样提供了段位、皮肤等过往手游生态中以“炫耀”为本,维持游戏运营的“必需品”,但至少如今看来,游戏留住玩家的手段真正趋向于优质内容,不再着眼于人性的弱点了。


    4


    数月的积累,在年末时为《蛋仔》年底的营销提供了绝佳的机会,早就蓄势待发的社交媒体很快加剧了内容深度的传播效果,而与《王者荣耀》这类社交游戏完全不同的社交侧重点,减轻了玩家的社交负担。而以售卖和抽取皮肤为主的商业模式,对游戏本身的可玩性没有影响。友好的环境,让多重作用下《蛋仔》在年末终于重回开服的热度。


    其实能形成如今局面,可能来自于《蛋仔》开发组的过往经验目标。在《蛋仔》成型前,该团队曾研发一个名为《河狸计划》地图编辑器开发项目。


    这个项目在过往宣传中号称内含多个网易热门游戏的美术素材,可以通过其轻松制作多种类型游戏。最终它还是在2021年悄然停止,一个纯粹的编辑器还是不足以招揽稳定其运行的用户。但由此来看,《蛋仔》的地图编辑功能能有如此表现就不算意外,这也不难解释其UGC部分为何会如此出圈了。


    如今乐园的成功,给游戏带来了多赢的有利局面——这也让《蛋仔》成了派对游戏类型中目前最值得观察的对象。纵观《糖豆人》等曾经爆红的派对游戏运营历程,大多数产品其实都无法在短期热度后解决用户忠诚度和付费意愿的问题,这甚至看上去和厂商的内容更新频率及质量都没太大关系。或许解决问题的答案,就藏在UGC生态和社交平台中间。



    2024/4/15/金价

    本页仅为品牌金店挂牌金价;
    工费另计,单位:元/克,具体以门店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