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 2023年2月14日11时

    :因为删减原版开发者名单,密特罗德复刻版引争议


    在上周举办的任天堂春季直面会中,传闻已久的《密特罗德究极 复刻版》在毫无宣发的情况下于公布当日直接发售,给苦等《密特罗德》的粉丝们带来了不小的惊喜。


    尽管缺少了新游戏应有的宣传造势,但《密特罗德究极 复刻版》还是凭借着优秀的现代化重制与作品本身过硬的素质收获了媒体与玩家的一致好评。在评分网站Metacritic里,本作的媒体评价与用户口碑居高不下,颇有冲击年度游戏之势。



    不过有人欢喜有人忧,正当大家沉浸于3D银河城的探索乐趣之时,有一群特殊的玩家——准确来说是《密特罗德究极》原版的开发人员,他们玩得可不太开心。


    游戏发售当日,曾效力于Retro工作室的游戏开发者Zoid Kirsch在推特上分享了自己对于这款复刻版游戏的感受,尤其是在复刻版中得到史诗级削弱的门,明明游戏内的其他元素都实现了高清化,唯独自己当年亲手制作的门却显得如此寒碜,让他十分不满。



    更令Zoid Kirsch感到失望的是,在游戏结尾处的致谢名单里,那些曾经参与了原版游戏制作的员工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他们过去的努力被浓缩为简单的一句话,消失在了名为“原版制作团队”的集体荣誉之中。




    游戏结束后播放的职员表是每位开发者汗水与心血的证明,这不仅是单纯的致谢,更有参与集体项目的员工做出的努力得到认可的含义存在。


    老员工想让自己的名字出现在保留大量关卡设计、环境美术等元素的复刻版游戏里算得上是个合情合理的要求,更何况任天堂此前的复刻游戏向来有列出原版制作阵容的习惯,例如《塞尔达传说 御天之剑HD》,就分别记载了原版与HD版的制作人员,《密特罗德究极 复刻版》的问题,更像是Retro工作室的自主决断。



    其实不光是原版制作人员,负责了本作环境美术的Ashley Rochelle也对自己只能待在“特别鸣谢”一栏里表示了抗议。


    根据他的说法,他发现至少有一名美术人员没有出现在他本该出现的位置,似乎在项目期间离开了Retro工作室的员工最多只能出现在特别鸣谢名单里,而特别鸣谢并不会明确列出开发者在游戏制作中做出的贡献。



    实际上这并不是《密特罗德》系列头一回在致谢名单这方面出问题,早在《密特罗德 生存恐惧》发售期间,一位参与项目11个月的3D建模师也没有在游戏中找到自己的名字。当时的游戏开发商水银蒸汽表示只有参与游戏开发周期25%的员工才有资格出现在致谢名单里,《密特罗德生存恐惧》的开发周期为4年,因此工作时长超过12个月的员工才能被写入职员表。如今看来,Retro工作室大概也沿用了这套规则,忽略了那些参与了原版的老员工的名字。


    去年9月,由万代南梦宫发行的重制版游戏《吃豆人 吃遍世界》同样出现了在职员表中抹去原版开发人员的问题,在多方媒体与各位玩家的督促之下,他们最后还是补全了所有人的名字。


    没有原版当然也不可能会有如今的复刻版,为缔造了这些游戏的员工留下他们的名字也算是对经典的尊重与致敬。说不定在《密特罗德究极 复刻版》日后的版本里,游戏结尾处的职员表的滚动时间会比现在更长一些。


    点击下方卡片关注游研社

    公众号近期改版,文章容易在时间线消失
    推荐把游研社设为星标,不错过每一篇报道


    2024/4/18/金价

    本页仅为品牌金店挂牌金价;
    工费另计,单位:元/克,具体以门店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