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 2023年2月13日06时

    :连续霸榜52天,腾讯也没做好的细分市场,让网易做成了

    /绵绵
    导语

    是虚火还是趋势?《蛋仔派对》或许是首个本土《Roblox》


    直到今天,网易自研自发的《蛋仔派对》已于免费榜霸榜52天。在2023年春节档,《蛋仔派对》更是空降收入排行前三,七天营收预估782万美元,暗戳腾讯老牌游戏后背。



    图源时代财经


    不可忽视的是,自2020年起,从《糖豆人》《太空杀》再到近日的《鹅鸭杀》《蛋仔派对》,“多人派对类游戏”这一品类正以“强社交+轻竞技”为定位,在游戏主播的助推下于特殊的宅家时期成为孕育现象级爆款的热门地带。但同样,它也因内容量消耗大,尤其依赖游戏团队在内容方面持续耕耘,否则便很容易迅速降热,前车之鉴如《糖豆人》,以及近日熄火的《鹅鸭杀》。


    而《蛋仔派对》上线近9个月,在经历了免费榜36名区间的短暂浮动之后,却逆转直上还持续霸榜,似乎走出了截然不同的骚走位。它是如何做到在竞争激烈的春节档前夕杀出一条血路?在对比了同类别游戏之后,我发现,除了运营得当、派对类游戏所受到的假期加成外,不如说它是自2019年起,《Roblox》在国内激起游戏编辑器热所收获的一个小成果。当热潮过去,沉淀下去的能量才是它的价值所在。而在这个层面上,网易或许已经超过了腾讯。


    01

    《蛋仔派对》破圈:

    是故意的还是不小心?


    在此之前,我很难想象“一颗蛋”竟有当爆款的潜力。


    限于此前《糖豆人》类游戏初体验如“菜狗”的惨痛经历,在打开《蛋仔派对》之前,我仍非常犹豫。但没想到,不仅初把夺冠让我信心大增,这颗Q弹、全程碎碎念“搞蛋搞蛋”、“我的小啾啾”等台词的蛋仔还意外有些傻萌。


    Q弹蛋仔


    《蛋仔派对》主打主题游乐场式的体验。几十名玩家将随机降临在同一座蛋仔岛广场,在岛内皮肤、活动等功能具化成潮玩店铺。蛋仔岛的布置也会跟随不同赛季改变,也会推出新的赛季皮肤,成为游戏内的商业变现模式。在派对正式举行之前,玩家可在岛上自由闲逛寻找“蛋搭子”,或者在摩天轮上登高望远。


    不同赛季的风格


    派对开始前的“本期最潮”


    当然更“有趣”的是碰瓷蛋仔。《蛋仔派对》在玩法设计上注入了更多社交元素。在派对开始之前,玩家除了能在广场内“搬运”开小差的小伙伴到秘密基地,还能来场“不撞不相识”。这些动作也可用于在派对起点抢占先机,或者见机使坏淘汰蛋仔。


    因为原地不动被玩家搬运至传送门内的秘密基地


    《蛋仔派对》类的派对玩法脱胎自电视闯关节目《勇敢向前冲》,主要分为大型障碍赛道竞速通关,以及不同类型的生存模式,每轮共四局,玩家需在限定时间内取得逐渐缩圈的晋级名额,赢取最终胜利。蛋仔在行进过程中要擅用丰富的道具,烟雾弹、地雷等设定,让人联想至《马里奥赛车》。除了普通派对玩法,游戏还不定期开展捉迷藏等活动,秒回童年时代。根据资料,从游戏上线开始,《蛋仔派对》共推出了六个赛季,共95张关卡地图。


    《蛋仔派对》目前的关卡


    这种近年来时兴的派对玩法+都市潮酷风格,低门槛的游戏难度和丰富的社交玩法吸引了不少轻度游戏玩家,甚至非游戏玩家。


    比如玩家bubu就由男友推荐入坑,但“玩一半,他跑了,我着迷了”。之后她便和游戏好友玩,这种友谊甚至延展至日常生活,《蛋仔派对》目前也成了她手机里的唯一游戏。另一位玩家阿一同样如此,他并非一个重度玩家,大概一周玩一次《王者荣耀》《决战平安京》,但偶然在应用市场看见《蛋仔派对》后,不仅被画风吸引,初次体验这种淘汰制玩法也感觉很不错。


    相较派对玩法来说,《蛋仔派对》玩法中最关键的莫过于“乐园”内的游戏编辑器功能,而《蛋仔派对》前身也正是游戏编辑器《河狸计划》。不少玩家表示,原本处于观望态度,因为总在社交平台刷到“绝美”地图而选择入坑。从制图型玩家选手的表述,也可得知他们的创作热情。bubu便是一个忠实的蛋仔工坊爱好者,她告诉茶馆,她喜欢泡在工坊制图,一有灵感优先进工坊,甚至熬夜制图。她一般用下班闲暇时间做图,平均每两三天出一张。截至目前,不算已下架的初期“黑历史”,她已经制作了18张地图。


    小红书上及抖音视频上各类建图大神的地图


    bubu自建的游戏地图逐渐过渡至自己的中式冷酷风


    《蛋仔派对》在系统设计上也将UGC内容更好地整合于游戏体验中,除了有乐园任务和新手任务引导,官方还组织有工坊创作奖励赛,并在游戏上线一个月后宣布玩家自制地图也可加入官方游戏地图中,这极大引导和激发了玩家的创作热情。官方更新乐园素材后,也有更多观景图、解密、恐怖等地图涌现出来。


    不同地图类型


    整体来说,这为我们带来启发,对于《蛋仔派对》来说,推出新赛季保持关卡更新、刷新玩家体验固然是保持游戏热度的重要原因。但这种与“常青树”《我的世界》类似的高自由度、高创造力玩法内核,所带来的向轻度玩家或非游戏玩家的破圈传播,或许才是《蛋仔派对》能趁着春节档大爆的关键要素。


    那么这种玩法内核来自何处呢?就得说到2019年国内大热的游戏编辑器。


    02

    游戏编辑器:

    国内短暂大热后被遗忘


    游戏编辑器或工坊并不新鲜,也是在PC及主机端较受玩家欢迎的模式,但在手游中实现较少。游戏编辑器快乐或许玩过《坦克大战》自定义关卡的人就能知道。同时,它也能激发玩家的创造力成就经典,如脱胎自《魔兽争霸3》后“独立门户”的《Dota》,后者又在加入自定义地图编辑器后,又演变出《Dota自走棋》。


    《坦克大战》自定义关卡,在“老巢”周围修建铁墙

    (图片来自网络)


    在国内,因腾讯正式宣布与游戏编辑社区《Roblox》构成战略合作关系,在2019年前后就有游戏厂商瞄准相关领域,立项相关产品。除了在游戏内添加编辑器,更多厂商推出了类Roblox的社区平台,比如腾讯的“天工编辑器”,或是《蛋仔派对》的前身——《河狸计划》,后有莉莉丝的“达芬奇计划”,心动的“星火编辑器”。


    到底是IP先行,还是产品玩法先行?在UGC+游戏这个标签下,厂商没有明确的组合牌可打。随着2021年《Roblox》IPO,元宇宙概念迎来热潮,产品的具体实现形态也就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始终互相较劲、冲在最前面的是腾讯和网易,但受限于环境不成熟,相关投资项目均未有明显收益。腾讯曾以IP授权的方式上线了《乐高无限》,网易则曾在2016年宣布代理《我的世界》。前者在2022年6月宣布测试结束,后者则在国内上线后也一波三折。2019年,腾讯的“天工模拟器”在公开及经历封闭测试后,并未上线开放。而在2021年,腾讯代理的罗布乐思国服,删档停服至今。


    目前真正熬过长夜、触达玩家认知的UGC+游戏产品,目前暂时除了网易已上线的《蛋仔派对》,还有二测结束的《心动小镇》。它们的制作经历同样曲折,并且同样在2020年左右经历过一次产品转型,并且最终选择了不同的热门游戏赛道,还有着相似的美术建模风格。



    《心动小镇》


    它们都试图构建企业内部产品的链接。《心动小镇》选择和TapTap平台结合,制作人许慕典曾在媒体采访中表示,希望玩家不仅能在类《动森》的生活体验中形成社交关系维系UGC的氛围,让这些用户在TapTap里闲逛、社交,被其他游戏所吸引。


    而《蛋仔派对》除了有网易系游戏《光遇》等玩家的内部迁徙,还有网易云音乐产品之间的连接。网易云音乐以其情感充沛、热情的评论区UGC氛围为人熟知,而乐园地图则更像故事的可视化呈现,这也是网易的拿手好戏。


    《光遇》玩家与《蛋仔派对》的重合性


    从这一层面追根溯源,或许很难得出《蛋仔派对》是偶然爆火,不如说是它厚积薄发,甚至是国内类Roblox产品终于成熟落地的一颗“苹果”。派对玩法锦上添花,而团队在游戏编辑器所打下的夯实地基,乃至网易系游戏具备的玩家群体数量,才是《蛋仔派对》之所以爆火的基础。


    不过唯一值得担心的是,《蛋仔派对》工坊地图建造类型目前仅限于生存、竞速、团队积分等,因为玩法赛道暂时固定,相较玩法更加多元的《Roblox》不知能否更大的延展性,而这或许依赖乐园素材功能模块的未来更新。


    最后,在腾讯方面,虽然天工编辑器已无更多信息,但由其开发的首款王者模拟战的衍生玩法——《王者万象棋》已通过最新一期版号,或许也是另一种意义的沉淀成果。


    03

    派对游戏的另类解法:

    竞技性或多元化?


    最后说回派对游戏,该赛道的爆款潜力在2020年由《糖豆人》《Among us》印证。时隔两年,这样的逆转奇迹再由《蛋仔派对》和《鹅鸭杀》创造。两年间,国内大小厂商竞相加入该领域争抢。


    派对游戏


    从TapTap平台上已公布的游戏来看,未来仍有大波产品将赶来。它们大多处于预约中,部分如雷霆游戏的《奇葩战斗家》已在海外开展测试,并且获得不错的反馈。游戏玩法品类丰富,从乱斗、非对称抗争、到综艺闯关模式不一而足。不少更是受到了玩家的热烈关注,例如萌系动物风的《Party Animals》仅凭demo就曾获得最高13万的在线人数。



    从共同点来看它们多以萌系外表、潮玩等复合文创产品为目标,并且在产品设计上轻玩法、重社交。值得注意的是,相较PC及主机端,移动端正成为派对玩法实现破圈式、爆发式增长的重要平台。


    可以预见的是,下个派对游戏爆款迟早会出现,在此之前,同样值得关注的是如何避免产品热度的“昙花一现”。在持续性运营的基础上,《蛋仔派对》《心动小镇》所代表的UGC游戏编辑产品定位或许是个方向,选择用社交关系和玩法之外的核心元素去留住用户。


    另一方面则是玩法上增加硬核度,《Party Animals》的制作人罗子雄就表示,希望能将这款游戏做出颠覆《糖豆人》玩法的竞技深度,举例来说,是《马里奥赛车》这样易上手难精通、可轻松可严肃的游戏。


    玩家关于游戏竞技性的争论


    《马里奥赛车8豪华版》的畅销证明了玩家对它有多长情,推出已近6年,上周仍处于日区周销游戏第三,总销量更在2022年突破5000万份,超过《动物森友会》成为Swtich平台销量最高的游戏。



    结语


    这周随着学生假期陆续结束,《蛋仔派对》是否还能守擂成功?这不好说,唯一能确定的是,《蛋仔派对》围绕核心要素已经营造出热闹的UGC社区氛围,玩家自发发布的教程依旧会创造玩家需求,从而降低乐园制作门槛,而这也将增加玩家留存率,让游戏的玩法及系统循环更加圆满。


    小红书上的教程


    工坊爱好者、设计专业在读的阿一就在社交平台发布秋千制作的相关教程,他不担心相关视频热度是否会下降,主要看需求程度,“如果大家都喜欢这个(例如:秋千),你把它简简单单的教给大家,浏览量和点赞量自然就会高一些”。


    阿一所建的赛博元宵节


    他们从初上手时的不熟悉,再由灵感或是“拥有一个自己做的地图”的成就感驱动,收获友谊与激励制作出首张游玩量过万的地图,获得成长,并且他们现在出于热爱打算继续在游戏中产出地图,甚至未来也有参与游戏制作、加入游戏行业的打算。他们的热情感染了我,或许也正鼓励着每位玩家。而这或许是《蛋仔派对》于商业收益之外最大的意义。



    联系作者请点击




    推荐阅读

    每一个「在看」,都是鼓励

    2024/5/18/金价

    本页仅为品牌金店挂牌金价;
    工费另计,单位:元/克,具体以门店为准。